台裔名醫操刀神,美大兵雙臂重生!

向下

台裔名醫操刀神,美大兵雙臂重生!

發表  世清教官 于 周三 1月 30, 2013 6:26 pm

台裔神醫操刀 美大兵移植雙臂


美籍台裔醫師李為平(圖前)成功為重傷美軍馬洛科(圖後)進行雙臂移植手術。(美聯社)

自由電子報 編譯張沛元/綜合28日外電報導2013-1-30

全美首名在戰爭中失去四肢但幸運存活下來的士兵,去年12月中旬接受由台灣移民醫生李為平(W. P. Andrew Lee)率領的醫療團隊,進行罕見、創新但成功的雙臂移植手術,術後情況良好,雙臂目前已可稍微移動。


(取自每日郵報網站)

戰中失去4肢仍存活
接受雙臂移植的是26歲的士兵布蘭登.馬洛可(Brendan Marrocco),他於2009年在伊拉克被1枚路邊炸彈炸傷失去四肢;去年12月18日在馬里蘭州巴爾的摩約翰霍普金斯醫院接受13小時的雙臂移植手術,馬洛可在術後1個月的1月18日曾上推特透露,新雙臂「已經可以動一下」。

此一移植手術涉及骨頭、血管、肌肉、肌腱、神經、皮膚與兩條手臂,意即馬洛可不僅接受已故捐贈者的兩條手臂,還有對方的骨髓細胞,藉此讓馬洛可在使用最低量藥物的情況下,身體可以不排斥這兩條新手臂。約翰霍普金斯醫院指出,此一療法看似奏效,不但成功避免新雙臂遭排斥,也減少使用的抗排斥藥物。

這種創新的免疫壓迫治療法的發明人與雙臂移植手術的主刀醫師,正是15歲時從台灣移民美國的李為平;儘管過去也曾動類似手術,但李為平稱馬洛可的手術是至今最複雜的,得花1年以上才能知道馬洛可能多全面使用他的新手臂。李為平說,神經再生最快每月長1吋(2.54公分),完全復原少說要1、2年。


(取自華盛頓郵報網站)

知名首席整形外科醫師李為平過去任職匹茲堡大學醫院時就做過3件類似手術,迄今已為5人移植手臂,術後復原情況都很良好,而且其中有4人只需要注射1劑抗排斥藥物,不像大多數接受器官移植的病患得接受混合藥物治療。儘量減少使用抗排斥藥物的重要性,在於抗排斥藥物有許多副作用,以及長期使用有增加罹癌風險之虞。

馬洛可的父親艾利克斯說,兒子是首位在伊拉克與阿富汗戰爭中失去四肢且存活下來的士兵,對於能有一雙新手臂非常高興;他們全家都要感謝捐贈者家屬的無私決定。

馬洛可的手術是全美第7宗雙手或雙臂移植手術。全球上一次成功進行雙臂移植是2008年在德國進行的一場手術。此外,馬洛可的手術獲得美國軍方的贊助,估計有約300名美軍在戰爭中失去雙臂或雙手。


李為平「變臉術」 台灣門徒得真傳


郭耀仁(右)赴美學異體移植,二○○五返台前以書法寫「惠我良多」送李為平(左),二○○八年他到美國才發現李一直把書法掛在自己辦公室。(郭耀仁提供)

自由電子 報 記者方志賢、洪素卿/綜合報導2013-1-30

高雄長庚醫院外科部主任郭耀仁,是美國斷肢移植權威李為平第一個台灣學生,兩人亦師亦友,郭耀仁在美學變臉、換手異體移植後,親筆書法送給李為平,李一直掛在辦公室,顯示兩人友誼深厚。

郭耀仁說,李為平小時候住在高雄岡山,李父是空軍飛官退役,後來全家移民美國,但很懷念在台灣的童年生活,3年前曾受邀到高雄長庚演講,期間他帶著李為平夫婦到高雄一遊,欣賞美麗風光。


李為平醫師 複合組織移植權威

郭耀仁說,李為平頭腦冷靜,行事穩重,在四肢異體移植手術領域是全球頂尖,美國軍方因許多士兵手腳殘缺,因此提供龐大經費給李為平做移植手術研究。

我首件異體移植 郭耀仁將操刀
郭耀仁於2004年在長庚大學魏福全教授推薦下前往美國匹茲堡大學,跟著李為平學習變臉、換手異體移植技術,日前也通過衛生署核准進行國內第一起異體移植手部的人體試驗,他計畫在5年內尋找5名手部外傷缺損或手部先天畸形的病患,進行換手人體試驗。

中研院院士魏福全指出,李為平原本在哈佛任職,被挖角到匹茲堡醫學院,近年才又回到他的母校約翰霍普金斯任職,也曾任美國手外科醫學會理事長。魏福全說,李為平在複合性組織移植領域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突破,即為了減少免疫抑制藥物的使用劑量及藥物種類,在進行肢體移植時合併進行骨髓移殖,讓身體對於移植物具有耐受性,因而得以使用單一免疫抑制劑。




世清教官 在 周三 1月 30, 2013 7:00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
avatar
世清教官
Admin

文章數 : 1103
注冊日期 : 2009-11-20
年齡 : 46
來自 : 台北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://www.ndmctsgh.edu.tw/web/MilitaryEthics/

回頂端 向下

回復: 台裔名醫操刀神,美大兵雙臂重生!

發表  世清教官 于 周三 1月 30, 2013 6:42 pm

李為平操刀 沉穩指揮數十醫護



蘋果日報 編譯莊蕙嘉 2013年01月30日

李為平(圖)主刀完成馬洛科的雙手移植手術。翻攝網路為馬洛科完成雙手移植手術的主刀醫師李為平(Wei-Ping Andrew Lee),15歲從台灣移居美國,取得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博士學位,現為手部外科、整形手術權威。手部移植手術工程浩大,需動員數十名醫師和護士,但李為平指揮若定,在手術室展現大將風範。

高雄出生哈佛畢業
李為平的台灣好友,中研院院士及林口長庚顯微重建外科醫師魏福全說,兩人自20多年前認識,李為平對於當時在整形外科已有聲譽的魏福全相當景仰,兩人一見如故,亦師亦友。

高雄長庚醫院整形外科部長郭耀仁曾赴美向李為平學習,兩人至今還常交流研究心得,他透露李為平在高雄岡山出生,父親是退役空軍,李為平曾就讀台北市復興小學,15歲赴美求學,妻子也是台灣人。李為平自哈佛大學畢業後,就讀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。之後他專攻整形重建外科,擔任哈佛大學醫院主治醫師時開始專攻手部移植,後任職匹茲堡大學醫院整形外科主任時研究異體移植。

已為5病患接新手
移植病患通常須終生服用抗排斥藥物,有時因排斥作用導致移植器官無法作用。李為平為減輕病患痛苦,研究出「免疫調控」(immune modulation);將捐贈者骨髓細胞植入受贈者骨髓,讓身體習慣新來器官,降低排斥,業界讚譽有加。李已先後為5個病患接上新手,並給予捐贈者的骨髓,5人都復元得很好。李

為平的研究團隊已獲美國防部軍隊再生醫學研究所贊助經費,擬利用他的「免疫調控」,來進行「變臉」-臉部移植手術。

李為平喜歡70年代迪斯可音樂。他家地下室有個閃閃發光的迪斯可球,3個子女有2個念的是老爸的母校哈佛。


李為平醫師小檔案 55歲
★家庭:已婚,有3個小孩
★學歷: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畢業
★現職:
●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整形暨重建外科系系主任
●匹茲堡大學整形外科系副教授
★專長:手部外科手術、手部移植、整形手術
★大事記:
●1999-獲美國整形醫師學會頒發Kappa Delta獎
●2009/05-完成美國首宗雙手移植手術

資料來源:綜合外電

中研院士魏福全︰複合組織移植 最怕身體排斥


名列四百年以來「全球整形外科廿位權威」之一的魏福全醫師,他曾說過:「為了○.○1%的革命發現,99%的徒勞無功不算什麼!」(請參閱《今週刊》第812期2012-07-11 專文報導)

自由時報 記者洪素卿/台北報導2013-1-30

國人對器官移植算是耳熟能詳,手、腳、臉的移植在台灣卻是聞所未聞,難道是國內的醫學中心技術做不到?還是這類移植真的格外困難?

該手術比內臟移植更複雜
中研院院士、也是長庚醫院複合性異體組織移植中心的催生者魏福全醫師表示,手、腳、臉、腹壁等移植手術,正式名稱為「複合性異體組織移植」,從1998年迄今,全球手移植手術應該已經有80幾例,腳也有20幾例。

魏福全指出,「複合組織移植」在技術上跟斷指再接差不多,其中包括接血管、接神經等顯微重建技術,國內醫學中心其實沒有太大問題,長庚醫院進行相關準備也已有10年時間。先前陸續送了3名醫師到美國李為平醫師所在的中心進修,迄今沒有著手進行臨床移植,主要是考量到如何面對患者移植後,必須長期服用抗排斥藥物的問題。

他說:「這就好像是一個母親,面對可能生下一個先天免疫缺乏的孩子時,必須考慮到很多問題。這必須是對患者術後一輩子的承諾。」

魏福全指出,一般民眾熟知的肝、腎等器官移植,是為了搶救性命,相較之下,複合性組織移植主要是為了改變功能或維持尊嚴,但不論是異體器官移植還是複合性組織移植,都要面對術後的免疫抑制藥物使用,但皮膚的排斥高於腎臟,也高於肝臟。

過去已知當患者長期使用抗排斥藥物壓抑自身免疫時,可能提高糖尿病、腎衰竭,甚至腫瘤發生的機率。而當面臨的並非生命威脅時,是否要讓患者面對這些問題,就變成一個很重要的考量。

林口長庚醫院整形外科系主任林志鴻指出,肢體移植除需要龐大手術團隊外,患者術後的復健、術後終身用藥等,費用都很可觀,光進行1例移植就可能需上千萬元費用。

avatar
世清教官
Admin

文章數 : 1103
注冊日期 : 2009-11-20
年齡 : 46
來自 : 台北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://www.ndmctsgh.edu.tw/web/MilitaryEthics/

回頂端 向下

回復: 台裔名醫操刀神,美大兵雙臂重生!

發表  世清教官 于 周三 1月 30, 2013 6:47 pm

魏福全:為了○.○一%的革命發現,九九%的徒勞無功不算什麼!


今週刊 第812期撰文/翁書婷 2012-07-11

七月五日,是台灣醫療學術史上的重要時刻,這天長庚醫院外科醫師魏福全,當選第二十九屆中研院生命科學組院士,是國內首位獲此殊榮的外科醫師,到底魏福全是如何辦到的?

新科院士、全球整形外科二十位權威之一魏福全
「滴、滴、滴……,」踏入新北市林口長庚醫院的開刀房,耳邊傳來生命監測器規律聲響,被麻醉昏迷的病患躺在手術台上,手術醫護團隊就定位,來長庚受訓的外國醫師們往門口翹首盼望,他們在等一個人,就是世界顯微重建整形外科權威,長庚醫院前院長魏福全。

沒多久魏福全出現了,和往常一樣,身著手術衣的他,從容不迫走入開刀房,開始向醫師講解手術細節。不過此刻他多了一個新身分,中央研究院院士。

他 不是手術技術員,是醫師科學家
魏福全接受《今周刊》專訪時高興地說,「以前學界認為外科醫師就只是個做手術的技術員;其實我有很多原創性的學理研究,不但可以轉換到臨床應用,還輸出國外。我是個整形外科醫師,也是個『科學家』。」他加重語氣強調「科學家」,因為對魏福全來說,科學家這三個字是對外科醫師不會做創新研究的重大翻案,是他伏首案間三十年的最大肯定。

「他對全球整形外科界的貢獻實在很大,美國整形外科醫學會頒獎給魏福全,認為他是世界整形外科四百年歷史以來,最重要的二十位醫師之一。」國家衛生研究院分子與基因醫學研究組特聘研究員兼主任、中研院院士王陸海說。

魏福全能獲選為中研院院士,與他多項「世界第一」的創新手術與學理研究有關。他是全球做最多腳趾移植自手指手術,腓骨(小腿骨)骨皮瓣移植自口腔癌病患缺損部位,以及穿通枝皮瓣移植自缺損部位的醫師。另外,他帶領的團隊已經完成兩萬個病例,成功率高達九七.五%,就連哈佛、約翰霍普金斯等美國名校,都有醫師飛來長庚學習,哈佛醫學院教授Goldwyn盛讚,「如果沒有來過長庚整形外科,就不算完成整形外科訓練。」

他的學理研究和臨床手術一樣揚名世界。魏福全在最權威的月刊《整形外科顯微重建手術》(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),已經刊登一百篇,論文總數已超過六百篇,被引用次數近八千次,「據我所知,台灣外科界只有魏院長有這樣的成就。」林口長庚整形外科系主任林志鴻說。


他 助少年移植斷指,重拾音樂家夢
十年前,一名英國少年湯瑪斯想要成為一位音樂家,但在一場意外中,他的中指被截斷,斷指葬送他學樂器的可能,湯瑪斯終日鬱鬱寡歡,直到他遇上到英國教學的魏福全。魏福全把湯瑪斯的腳趾接在斷指上,湯瑪斯終於可以開心學樂器。

英國的湯瑪斯,只是魏福全團隊上萬個病患中的一人,「接受移植手術後,完全沒有手的人可以開火車,斷指的人成為外科醫師。」魏福全說。

這樣的手術有多困難?人類的手有錯綜複雜的掌內肌肉、交纏的血管網絡和神經,手指、腳趾血管只有一公釐,而手術用縫針只有五十個微米(○.○五公釐),縫線已經細到肉眼難看見,全須借助放大倍率達十六倍的顯微鏡來操作。

「顯微鏡下平整的皮膚變成小山丘,手若是微微抖動,對病人來說就是大地震,在這種情況下,一條血管要縫上八針,還要保證百分之百的血管神經通暢率,每個步驟都是關鍵,稍有不慎,不但斷指不能復元,連切下來的腳趾都沒用了。」魏福全這樣形容他的工作。

除了腳趾移植手指術,魏福全也是腓骨(小腿骨一種)骨皮瓣移植下巴骨頭、手臂骨頭和大腿骨的專家,讓患口腔癌的卡車司機可以挖掉長在下巴的癌細胞,臉也不會缺一塊;車禍撞碎大腿骨的少女逃過截肢命運。「魏院長不是做這些手術的第一人,但卻創新改良發揚光大。」林志鴻說。

他 沒有立志做大事,卻義無返顧從醫
不過,對現在世人眼中的驚人成就,魏福全年輕時想都沒想過。一九四五年出生於屏東,家中經營海產山產買賣的魏福全,畢業於高雄醫學院醫學系。「我不是從小立志做大事那種,我們的教育總說要立大志,其實我不大相信,你沒有看過什麼叫大,怎麼會知道什麼叫大事……。」

「我當醫師是因為我爸媽要我當,走外科是因為我喜歡外科醫師豪爽的性格,走路醫師服都不用扣;走整形外科,是因為我景仰長庚前院長羅慧夫(羅為美國人,一九五九年自美來台,是脣顎裂專家)。」魏福全一口氣就解釋完三十五歲以前的人生重要抉擇。

「在長庚的時候,羅院長叫我參加一場國際論文發表會,在那次國際研討會中,發現自己學術表現不輸其他國家。」魏福全開始把同業當作假想敵,在不斷超越對手中,得到成就感。被肯定越來越多次的他,對名聲漸漸上癮,並變成驅動他不斷向前的一股可怕意志力。


他 用三十年、八千個病例,超越對手
從一隻小白老鼠的血管開始練習對接血管,三十年來,魏福全累積八千個病例,醫術也不斷精進;但是追逐成功的代價也很大。

「連開十二小時的刀,凌晨兩點下開刀房,隔天早上七點繼續上班。有一次什麼東西都沒吃就光喝啤酒,結果暈倒,現在已經有胃潰瘍的毛病。」「在十二小時的開刀後,不是馬上休息,而是建檔研究一兩個小時,反省剛剛的手術過程……。」魏福全平靜描述以前的工作情況,卻讓人看到他風光背後的辛苦。

除了意志力,真正讓他醫術與研究能揚名海外的,還有面對失敗案例的坦然,與忍受研究失敗的耐心。魏福全的手術就算有九七.五%成功率,還是有二.五%的失敗,「很多醫師不敢把病發案例拿出來討論,但我不會,我一定會拿出來討論,也許有點難堪,但這沒有關係。」

在魏福全近三十年的醫學研究生涯中,其實高達九九%的研究發現都沒有太大意義,只有一%有意義;一%有意義的研究中,可能只有○.○一%的研究有革命進展,但魏福全願意為這○.○一%的機會,忍受九九%的徒勞無功。

他 即使只剩自己,也要繼續走下去
碰到失敗與挫折時,魏福全也不敢說沒有過放棄的念頭,但他會不斷激勵自己,這是一場馬拉松賽跑,撐到最後的才是贏家,「我很佩服挑戰人類極限的人,每次看到他們創紀錄,心裡都很澎湃。」

不過,這麼一位外科技術登峰造極的人,最大的挫折,不是自己的失敗,而是病人的投訴或揚言提告。「我是沒有上過法院,但我學生被告是常有的事,二.五%的失敗就會被病人強烈責難;當然醫師也會失誤,可是有些是無法避免的。」

魏福全感嘆,因為外科容易發生醫療訴訟,長庚整形外科雖然全球知名,很多醫師受完訓練仍選擇離開自創醫美診所,願意留下的人越來越少。

但就算現在醫療環境惡化,他還是沒有停止繼續往前推進。講起下一個移植大趨勢「異體移植」,魏福全整個眼睛都亮了起來,「絕對不能以為自己很強,永遠要往前、往前,再往前。」


(尊重智慧財產權,如需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:今周刊 http://www.businesstoday.com.tw 謝謝!)
avatar
世清教官
Admin

文章數 : 1103
注冊日期 : 2009-11-20
年齡 : 46
來自 : 台北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://www.ndmctsgh.edu.tw/web/MilitaryEthics/

回頂端 向下

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