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翼大漠:秘派中東的空軍特遣部隊

向下

展翼大漠:秘派中東的空軍特遣部隊

發表  王瑞麟 于 周一 1月 03, 2011 2:51 am

碰巧在維基的「國防醫學院」條目裡看到「大漠任務」,覺得耳熟又沒有什麼印象,稍微搜尋一下,才知道是一支駕駛北葉門戰機的中華民國空軍特遣部隊,祕密受命於沙烏地阿拉伯政府的指揮,並且幫助中華民國穩定與沙烏地阿拉伯的邦交。
介紹幾本我找到的書:

(1)失落的大漠中隊-中華民國空軍的祕密任務(1990),羅添斌,麥田出版社
(2)大漠案揭密:中華民國兵援外交祕史(2005),劉忠武,智庫出版社
PS.
作者劉忠武為國防醫學院、空軍航空醫師班畢業。曾於一九七九年,因大漠案被派至沙烏地阿拉伯服務一年,表現優秀,獲頒沙國空軍最高獵鷹勳章。曾任空軍基層航空醫師、空軍台北總醫院總部診療所主任、空軍新竹空軍醫院院長、國軍八一三醫院院長、行政院輔導委員會花蓮榮民醫院院長等。

PO一下他的自序:
在一九七九年的四月下旬,有一則世界轟動的新聞,尤其在阿拉伯的世界裡,「中華民國的空軍支援北葉門」。但這麼一則世界性的大新聞,台灣反而沒有看到。其實我們已經由沙國悄悄的進入葉門,展開工作了。

數年後,在立法院的院會裡,突然有立法委員對行政院提出一篇驚人的質詢:
「院長,外傳有我國的空軍傭兵在中東、幫助北葉門打仗,是真的嗎?」
「這怎麼可能!沒聽說有空軍傭兵派赴國外!」行政院堅決地否認。

當時我正在新竹空軍醫院服務,在報上看到這則新聞,感到非常忿忿不平,政府將我們這些曾經為了維護與沙烏地的邦交,不顧生命危險,離鄉背井遠赴中東打拚志士的功勞,全部被否定抹殺了,為此很久不能釋懷。時間久了,慢慢地也想通了,政府處在這樣環境之下,也是情非得已,又有什麼辦法呢?

時間越久,紙是包不住火的。我們當時在北葉門的活動、交際、接觸面,就如同個小聯合國,在國際上的工作人員,幾乎每個人都做情報,我們也不例外,國際間會不知道嗎?於是政府又改口對國外承認,在北葉門是有傭兵存在,不過他們都是空軍退役人員,個人的意願參與此項工作,與政府無關。這種掩人耳目的外交辭令,當不至於感到意外,在國際間不都是如此的嗎?不過事實上我們都是現職,而且都受空軍總部的嚴格控管,在我們第一批支援北葉門的飛行員當中,其中就有任渝生已經晉升至中將參謀長方轉業其他單位,賈寶儀也已經是現階少將、陳憲興也已晉升上校,他們二位仍服現役中。其他陳允新、盧安平、江渾和、陳台昆,以及當時的隊長陳夢賢,退役後都分別轉往各航空公司服務。這些國之菁英,朝夕相處,患難與共的隊友,皆都全身而退,總算也很幸運。

在偶然的機會裡,我去整理書架,在舊書堆中翻出一本褪了色的日記,打開一看,原來是一九七九年大漠專案時,我去北葉門支援沙國一年的光榮紀錄,相去已經二十幾年了。說真的,有些事物(如人名)已經不復記憶。再仔細翻閱一遍,發現內容紀錄的鉅細無遺。是一段非常不平凡的軍事暨國民外交史,肯定此項案例「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」。這段空前絕後的祕辛,在政府蓄意的封閉之下,恐怕永遠不見天日。歷史是一面鏡子,既可照亮過去,讓後人吸取經驗,也可記取教訓,以策勵來茲。「大漠案」的軍事外交史,如不公諸於世,實在非常婉惜!

在當時的「大漠案」,的確曾為我國延長了與沙烏地阿拉伯王國十多年的邦交,也曾造成國際上一時的轟動。尤其是中共,為此也曾派遣外交部副部長胡影,專程於一九七九年十一月五日來葉門訪問六天,實在很不尋常。「大漠案」發生在什麼時候,為什麼叫「大漠案」?你可能不知道,甚至沒有聽說過,這很正常,因為在二十幾年前,是被列為「絕對機密」的;你不知道是應該的,現在讓我來告訴你!

(3)最近出版的前參謀總長陳燊齡回憶錄《回首來時路》,也披露了這段絕對機密任務, 他在書中指出,「大漠計畫」他擔任空軍作戰署長期間策畫的最大一樁作戰任務,和台澎金馬沒有關係,而是「中華民國建軍以來第一次擔任傭兵的角色」,作戰地點距離台灣八千餘公里。

裡頭有提到當年歷史的來龍去脈:
民國六十八年三月,阿拉伯半島南端的兩個國家─南葉門與北葉門─發生軍事衝突。半島上最大的國家─沙烏地阿拉伯擔心戰火延燒到自己,同時也因為與北葉門間的友好關係,故有意插手。但是北葉擔心境內的沙國勢力坐大,所以折衷方案是由沙國出面,請其他國家幫忙北葉。 當時北葉剛取得一批美製的F-5戰機,但飛行員及修護人員力量不足,正好國軍當時的主力機種也是這型,所以台灣是合格的候選人。當時還有其他國家有意出面,但是沙國有各種疑慮,例如美國和以色列的關係太密切,會遭到阿拉伯世界抵制。又如南韓給人的印象,是要藉機打入沙國市場。分析結果,沙國 王室認為台灣是最佳選擇。

當時美國剛與中華民國斷交,沙國成為台灣最大的邦交國。沙國又是台灣最重要的能源供應國,且台灣正在進行的「十項建設」有不少資金來自沙國(高速公路的「中沙大橋」即為一例),因此如果接受沙國的建議,符合台灣的利益;但是也有若干困難,其中之一是:北葉已與中共建交廿餘年,國軍在這樣的環境執行軍事任務,是否適合?
當時的空軍副總司令陳鴻銓,率領陳燊齡等人飛往沙國瞭解、談判。參與者還有駐沙大使薛毓麒、外交部次長錢復等人。其間,陳鴻銓曾飛回台灣,面見蔣經國總統,由蔣親自批准此一計畫。比照作戰計畫,整件事列為「絕對機密」。

民國六十八年四月,第一批國軍飛行員八人、地勤百餘人抵達北葉,開始了國軍建軍史上最特殊的任務。其間,國軍以空中巡邏及飛機修護為主要任務,至於地面支援作戰則力求避免。原因之一是萬一飛行員迫降或跳傘落於敵手,可能出現極為錯綜複雜的國際問題。後來在國軍協助下,北葉本身飛行員漸趨成熟,國軍的任務逐漸偏重於飛機維修與試飛等,等於由第一線退居第二線。但雙方合作依然密切。直到民國七十九年,南、北葉統一,「大漠官兵」才在當年九月全數返國。這時陳燊齡已從當年的少將署長(一星)升為參謀總長(四星)了。

以上是我為大家搜集關於「大漠計畫」的資料,祝大家期末考愉快~~

王瑞麟

文章數 : 6
注冊日期 : 2010-09-22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
回頂端 向下

回復: 展翼大漠:秘派中東的空軍特遣部隊

發表  世清教官 于 周一 1月 03, 2011 7:41 am

santa
瑞麟同學:
Well done
!

更多更精彩的相關事蹟,留待「中國現代史」課程,我再同大家分享囉!
avatar
世清教官
Admin

文章數 : 1103
注冊日期 : 2009-11-20
年齡 : 46
來自 : 台北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://www.ndmctsgh.edu.tw/web/MilitaryEthics/

回頂端 向下

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