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之我見

向下

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之我見

發表  吳承恩 于 周五 12月 31, 2010 2:26 am

近年來政策的主導下,海峽兩岸的接觸日益增多,從簽屬ECFA到承認大陸學歷,都有某種程度的表示:這兩個分離已長達一甲子國家之間的仇恨與對立已經慢慢的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經商貿易和溝通協商。在冷戰後,大型的軍事行動已經與這一代脫節,而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兩大衝擊集團,也在柏林圍牆後畫下了句點。資本主義贏了社會主義,一面象徵著人們史上第一次以「生活方式」爭鬥,而非以往的統治階層與集體生存利益,成為拉鋸與爭辯的關鍵所在。也就是說,意識形態這個邊際話題,首度成為歷史鎂光燈聚焦的對象。

探討中國與台灣,是必要了解冷戰時期,資本與共產兩大集團背後所代表的真正意涵,因為冷戰末期,所有形式的爭鬥除了表現出「美強蘇弱」的基本格局外,打著「意識形態掛帥」的唇槍舌戰,其實所有參予論戰者擺明圖的都是國家民族,甚至是個人利益;當然,最詭譎的是每一場看似在民主國家與共產政權間的殊死對壘。其實,一邊是「代議民主」(以選舉代表來制定政策),而另一邊是「代理共產」(沒有實行過財產均分或是資本財公有的理念。

問題即出在「政治」這個因素之中。亦即當許多學者埋首於經濟與社會問題,而將政治只是當做某一種因變數或工具性角色後,其實都有很大的錯誤。政治體系其實才是領導思想方向的主軸,並非單純的政策載體,有它自己的運作邏輯,而背後最大的原因就是:少數統治現實的運作邏輯,將帶來強化個人利益與私慾的效果。大多數的革命實業家,在變成革命職業家時,無法在身兼實踐者與理論者,理論不在重要,實踐只要找出無法成功的理由就行了。

第一個沒有階級之分且充分平等的社會理想,首先浮現於希臘時代,由於在古希臘出現了世界上第一個認知到土地私有權,同時將土地是為一種商品來對待的國家,也因此引發對於社會不公的問題首度批判,許多哲學家認為這是受到一種「無恥慾望」的驅使,並開始架構一種「黃金時代」,一段物富民豐且天下太平的時光;其中就以柏拉圖最為完善,但是卻始終是一種幻想,一種描述社會的天馬行空,所以亞里斯多德就有更具體的解釋「人類所需要的平珩並非是財產,兒是欲望。」,這只出了兩點,一是平衡了慾望就有可能實現「黃金年代」,二是財產必須要有另一方面的功用。雖然在《烏托邦》一書中提到的社會中,黃金和白銀都是用來製造臥室中的馬桶。不管從理論或是實際層面來看,在烏托邦的事件中,有一個背後的專權,然後人都要被迫執行根據其自由意願所不想做的事。簡單的來說,這種黃金年代的思維,終究只是一種想法,而非一種記憶。

然而一直以來,人們都不曾忘記「財產共有」的生活方式,大家都認為只是在執行上出了問題。思想本身是健全的,層出不窮的修正主義,無數次的成功革命、失敗政權。「在宇宙中,我唯一知道的惡習就是貪婪。」這是社會主義學說的基礎!

吳承恩

文章數 : 3
注冊日期 : 2010-10-19
年齡 : 29
來自 : 台灣省彰化縣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
回頂端 向下

回復: 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之我見

發表  世清教官 于 周六 1月 01, 2011 12:46 am

santa
承恩同學:
Nice going!

Happy New Year!!

avatar
世清教官
Admin

文章數 : 1111
注冊日期 : 2009-11-20
年齡 : 46
來自 : 台北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://www.ndmctsgh.edu.tw/web/MilitaryEthics/

回頂端 向下

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